盘盘盘盘盘

非洲的阴阳师

【冬巡组】小小


注意:
①人类pa,安特库为男性,法斯为女性
②文笔极差
③白化病和脆骨病都是根据百度给的资料描写的,不做过多考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法斯第一次见到浑身洁白的安特库时微微吃惊,然后毫不隐瞒自己的好奇用她那双薄荷色的眼睛盯着他。
     这是白化病,过少的黑色素给了安特库白色的皮肤与毛发,但是剥夺了他过久享受阳光的权利。
    “所以,金刚老师,除了阳光过少的冬天,安特库都不能一直呆在室外吗?”法斯的眉毛夸张地拧在一起,安特库露出了一副不屑的模样,心里说道:笨蛋,怎么可能啊,选在冬天当然是为了能和老师独处呀。但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孩子好像不懂得这些,口里喃喃“好可怜哦”,然后走过来拥抱了安特库。
     就这样,安特库便和法斯认识了。

     安特库因为特殊的体质于是和其他人错开了学习的时间,所以他几乎每年都只会和其他的同学见上一面,但是今年很奇怪,他的生活里莫名多了一个麻烦鬼。
     说磷叶石是麻烦鬼并不是毫无根据,她有天生的脆骨病,和自己一样,都是先天性遗传疾病的受害者,不过她也非常幸运,仅仅是第一型,并不会有什么对身体致命的的伤害,但是却仍旧会因为一些小小的碰撞就发生骨折。正因如此,她在日常生活上几乎帮不上同伴们什么忙,但是因为她的性格大家都还算喜欢她。
    “今年你怎么会来上冬季的课程呢?”安特库一边铲雪,一边询问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法斯,那个冒失鬼正东张西望,好像是因为第一次看见雪的缘故,对崭新的白色世界很是好奇。
     “因为为了帮温特里克斯斯忙,于是做了错事……也没错,起码我帮了她。”法斯的脚步有些慢了下来,她或许是不太想提起这件事?“哦……我忘了,我忘记发生什么了。”
     法斯闯的祸可不少,偶尔金刚老师也会说上几句,但是也未曾有过责备的意思,他或许是知道这个孩子的本心不坏,只是任性了点。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们也都没埋怨过法斯。
     温特里克斯斯的事情安特库也有所耳闻,为了帮助自己的朋友去海边,法斯居然一个人偷偷的准备行李就悄无声息了的离开了,不知道具体遇到了什么,当辰砂找到法斯的时候她已经双腿骨折了。因为骨折法斯在医院待了整整三个月,虽然这三个月里她也有在好好学习,但是应该也赶不上大家的进度。或许正是如此,才会在冬季来把课程补上吧?
    “你的腿没事吧?”安特库有些好奇,这个瓷娃娃怎么会去帮这样的一个忙呢?
    “嗯嗯,好了不少,我感觉我可是比平时更加能跑能跳了!”法斯说着还踢了踢腿,却一不小心脚底打滑——
    “小心!”幸亏安特库拉住了她,要不然这个瓷娃娃又要再碎一次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 今天的主要工作是铲雪,中午一过就放学了,金刚老师把时间留给了他们,自己去冥想去了。为了之后出入校园的方便,铲除道路上的雪是必要的,因为学校在比较偏远的地方,学校出来的那条公路也是由他们负责。
     法斯今天也是没帮上什么忙,在冬日的低温下维持体温就需要消耗不少的能量,更别指望她那双细胳膊能够帮上什么大忙了。不过今年的雪不如往年的凶猛,仅仅是安特库一人,一天就能够铲出一条道路来。
    “抱歉,没能够帮上你什么。”法斯的神色有些低落,安特库早就预料到了结果,也没多说什么,拿着铁锹远远的走在法斯的前面,而法斯摇摇晃晃的跟在他的后面。忽然想到刚刚铲过雪的地面会不会结冰,害怕那个孩子会不会再次受伤,于是回头望去——法斯倒在了雪地里,深深地埋进了棉花一般的雪中。
     “喂!法斯!”安特库小跑到法斯的身边,想扶起她时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,才发觉她的手是如此的冰冷。
     糟了。
     安特库连忙把法斯背起,顾不得拿上铲子,小跑回到了学校。教学楼一楼是露琪尔的医务室,所幸并不远,安特库小心翼翼的把法斯放到了医务室的床上,盖上了两重被子,又焦急得不知道怎么办。
     她怎么了?
     是体力不支了吗?
     安特库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,他坐在床边的凳子上,看着法斯,看着她不自然的脸红,伸手碰了碰她的额头——
     好烫!
     看来是发烧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法斯感觉自己好像在一片小舟上飘荡,她想爬起来,却又不小心翻进了滚烫的水里。
     “啊……”倒吸了一口凉气,才发觉自己从梦中惊醒。
     “你醒来了?”法斯跟着声音转过头,才发现安特库坐在自己的旁边。
     这里是……保健室啊。自己躺在保健室的病床上,而自己的前辈在自己的旁边守着自己。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法斯疑惑不解,她明明刚刚还在公路上,刚刚想和安特库一起回来的。
     安特库看着法斯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,觉得这个人真好懂,还莫名觉得这个人有点可爱。
     “你刚刚昏倒了。”
     “啊!”发现自己的失态后,法斯尴尬地摆摆手,“没……没给前辈你添麻烦吧。”
     安特库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一碗热水,“我看见你倒下了,就立刻把你背回来了。”安特库走回法斯的身边,把水递给了她,顺便又把一盒退烧药小心剥开锡纸,放到了她的手心。“快吃吧,是退烧药,我看你一直在睡着,就没想叫醒你。”
    什么啊……把我背回来了还一直守在自己的身边吗?法斯想着,本来因为高烧红着的脸就更红了。
    TB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和朋友聊天时想到的病友【?】pa,其实是没有任何剧情的东西,大概是两个不完整的人一起共同前进的故事。